智能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0|回复: 0

穿多穿少都一样温暖

[复制链接]

776

主题

776

帖子

235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54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告:外汇开户赠送100美金,注册即送,赠金及盈利可出金>>查看详情

`_` `o` `*` `v` `_` `o` `*` `v` `_` `o` `*` `v` `_` `o` `*` `v` `_` `o` `*` `v` `_` `o` `*` `v` `_` `o`


   
    123
   
    穿多穿少都一样温暖
      
   
    穿多穿少都一样温暖
    由于在电脑前蹲了一天一夜,我从网吧里出来时,在正午的阳光的照耀下,我感到一阵头晕目旋。我虾腰干呕了几下,除了几口酸酸的胃液,并没有呕出什么实质的东西。我肚子里早没食了。
    前天这个时候,我带了一个穿着小皮裙的自称刚满十八岁的妇女回到住处。我们一起洗了个噪,她还给我搓了搓背上的灰垢,然后我们就爬到了床上。
    我俩并排着躺在那儿,谁都没打算立即爬到对方身上。虽然我很喜欢也很想跟她,但我对之后的那种空虚深感恐惧,那是一种精神虚脱了的状态,每当此时,我都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妇女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你?刚才饭桌上,你并不是最帅的。
    我说,难道你觉得我是个正人君子?
    妇女哼了一声,别臭美了你,你那色眯眯的样子,一看就是个色鬼。
    我嘿嘿笑了。
    其实,最终促使我下决心答应你的是,你说的那一句话。妇女深情地说,你说,我最崇拜诗人了。
    别傻了,那是我奉承那个胖子的。我说,你没见那个胖子张口叶芝闭口叶芝的,况且他还真的自费印了本诗集,对这样的人,你夸他两句,他会记你一辈子的,何乐而不为?
    妇女说,你不知道,我也曾经写过几年诗呢。
    我说,看不出来,怎么没坚持写下去呀。
    妇女说,我坚持写的呀,只不过是不用笔写罢了,你看象现在这样,我脱得精光赤条的,和你这个陌生的男人躺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就是一首浪漫的诗,至少我获得了写诗时那种滚烫的快感,这就行了,还想怎么着呢?
    妇女给我按摩,舒服极了,按着摩着,我就睡着了。
    我醒来时,妇女已经走了,屋子里乱七八糟,该翻的地关于北京白癜风的治疗方都被翻过了,我仅有的那点活命钱财也被她卷走了。
    她留了个纸条给我,上面写着:
    我知道你不富裕
    可我比你更穷
    我思量再三
    终于决定
    拿走你的钱
    你别怪我
    要怪就怪你自己
    粗心大意
    引贼入室
    我给你留了二十块钱
    两天之内你还不至于饿死
    你最好尽快给自己找条活路
    我这也是为你好
    你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
    混天燎日了
    我的生活一下失去了着落,我拿了女贼留下的二十块钱,径直去了网吧。我跟我的那些网友聊了一天一夜,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有几个甚至还恶狠狠的说,你这种人渣,早就应该饿死了。我的遭遇充分说明了,网络世界是虚拟的,不管是多么铁的网友,一听说要跟他借钱,立即就将一坨热腾腾的屎发了过来,然后就隐身,假装自己已经下线了。
    在网吧门口,经过短暂的头晕目旋之后,我恢复了镇静。我去了附近的一个小吃店,用最后的两枚硬币买了及个菜饼。
    我双手捧着菜饼,边走边吃。我这顿吃了,可是下顿在哪里呢。想到这里我泪如雨下。
    一个衣着华贵,风姿绰约的女人,突然拦住了我,陈艺谋,是你呀。
    我下了一跳,赶紧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我们,我们认识吗?我惶恐地问。
    陈艺谋,正规的白癜风医院你可真会装蒜。女人将小嘴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的说,你忘了呀,你还说过我的腚真白呢,你说你从没有见过这么白腚呢。
    我曾经跟许多女人幽会过,这种事现在人们也称之为一夜情。凡是跟我睡过觉的女人,都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有时说自己叫李德华,有时说叫刘富城,邹杰伦,张凯歌、、、、、、。很可能,我曾经对其中的一个女人说,我叫陈艺谋。因为这个名字符合我一贯的风格,至于我的真名叫什么,因为平时用得很少,不还意思地说,我真的有点记不起来了。
    啊,是你呀。我假装想起来了,现在过得还好吗?
    好个屁。女人眼睛红红地说,你不知道,自从那晚之后,我给你打了无数次电话,你总是关机。
    我说,噢,我手机丢了,真对不起。
    没关系,反正现在我找到你了。女人说,我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哇,还要绑架我呀。我一惊一诧地说,我可没钱呀。
    谁稀罕钱,我只要你。女人莞尔一笑,再次将小嘴贴着我的耳根说,啊,真的太感谢你了,你那晚使我第一次体验到了高潮的滋味。可是不知怎的,和别人就不行,你呀,就是我的爱神。
    女人将我的胳膊搂在怀里,撒娇着说,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我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的,戴的都是进口货,有钱,反正我现在穷得叮当响,比如傍上她先混口饭吃。
    我点了点头,好的,我听你的。
    女人拍着手跳了起来,连声说,好耶,好耶。
    过往的行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这令我感到害羞。我脸通红地说,别光站这了,我们走吧。
    女人带我去了郊外的一座豪华别墅,那儿依山傍水,掩映在绿树之中。
    我结结巴巴地问,这房子建得这么好,得多少钱呀?
    女人轻松地说,几白癜风早期可以治愈吗千万而已,在这一带也就算一般了。
    我们相拥着走在林荫道上,路两旁开满了鲜花,一朵朵争奇怪斗妍,就象是一张张热情洋溢的脸。
    我情不自禁的说,太美了,啊,这真是神仙住的地方呀。
    女人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永远住在这儿。
    我们绕过一片碧绿的草坪,一个工人正推着割草机在草坪上奔跑;在草坪对面的花园里,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正拿着一把大剪刀,佝偻着背修剪花枝。
    坐在别墅前晒太阳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见我们走过来,立即从躺椅上爬起来,规规矩矩地到一边。
    女人对我说,她是小梅,我的小保姆,这小姑娘乖巧得很。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点紧张。
    我在社会上浪荡了半辈子,什么地痞流氓王八蛋没见过,可是到这么豪华的别墅作客,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我抬头看了看女人,只见她满脸洋溢着幸福,不用说,她好象对我十二分的满意。
    我承认,我仪表堂堂,人高马大,浓眉大眼,不同一般,虽称不上男人中的极品,但也堪称是男人中的上等货色。要不是那些导演们瞎了眼,不识好赖人,我早就名满天下,国际巨星,宝马香车,大腕一个,俨然大陆的周润发了。
    女人见我眼直勾勾的看一只鹦鵡,连忙向我介绍,金刚鹦鵡,南美洲进口货,花了我三十多万,值,别看它现在这副病恹恹的死样子,刚买来的时候,会十八国的语言呢,也不知咋的,现在它连自己的母语也说不好了,我正准备到大学外语系给它请个家教,让它恢复一下。
    我嘴上说,好鸟,好鸟。心里却盘算着待会儿走得时候怎么把它给偷走。
    我跟着女人进了客厅,乍看上去里边的摆设和一般的富贵人家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细问之下,惊出了一身冷汗。
    女人随手在一把太师椅上拍了拍,你别看不起着把椅子,前年从香港用100万港币买回来的,明太祖朱元璋坐过的,宝物。
    我惊得合不拢嘴。
    女人用脚踢了一下旁边的一个铜制的痰盂,漫不经心的说,你是不是认为,这个痰盂是从夜市上花几十块钱买的?
    我俯身端详了一会儿这个土头土脑的痰盂,并没发现它有啥特别之处。
    女人说,法国货,300万法郎从巴黎买的,拿破仑朝里边吐过痰,拧过鼻涕。
    我听得心惊肉跳,两推直打哆嗦。
    女人从茶几上拿起一支鹅毛笔,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递给我。你看这支笔怎样,还不错吧,美国货,花了我500万美元,那个什么《独立宣言》就是有这笔起草的。
    我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不知《独立宣言》使个什么东西,但这笔既然值500万美元,那一定很不寻常。我双手捧着鹅毛笔心想人家美国货就是质量好,连这支轻如鸿的比都能卖这么惊人的价钱,那要是一架波音747,得卖多少钱啊。
    接着,女人又向我介绍了,秦始皇的凉衣架,山顶洞人的脸盆,古希腊的肥皂盒个古巴比伦某个诗人的手稿。最后,女人转过身暧昧地看着我提了一个美好的建议:我们脱了衣服,好好耍耍吧。
    我心扑嗵扑嗵地跟她进了卧室,躺在一张据说《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曾经睡过的古朴的木床上。
    女人撤了我的衣裤,埋头鼓捣了大半天。我的那玩意儿还是软不拉唧地搭拉在两腿之间。
    女人生气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的好的说,你这是怎么啦?
    我只得道出实情,快三天没吃一顿饱饭了,我有精无力呀。
    女人不满地说,为啥不早说。女人径自出了卧室,朝楼下大声喊,小梅,小梅,快叫邓师傅炖条驴鞭。小梅哎了一声,嗵嗵地跑了。
    我正往身上套衣服。女人进来说,穿着裤衩就行了,小梅又不是外人,其他的佣人没我的命令谁也不敢到这儿,你就放心好了。
    我于是船了一条裤衩,傻傻地坐在床边。
    对了,你脚什么名字?我问,你还没告诉我呢。
    女人说,我叫阿莲,我既有钱,又会疼人,你以后跟着我混,没错的。
    我不安地问,你想留我多久?
    女人说,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你如果能让我体验到高潮的滋味,我就会永远地把你留在身边。
    我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说,这个,我也不敢保证啊。
    女人吃吃地笑了,开个玩笑,看把你给吓得。
    这时,电话响了。女人拿起话筒,小梅在那头说,驴鞭好了,在哪吃?女人说,送到卧室。
    不一会儿,小梅端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瓷盆进了卧室。小梅将瓷盆放在桌子上,偷偷地瞟了一眼我毛茸茸的大腿。
    我转眼之间,就将那一盆驴鞭连肉带汤都吞进了肚子里。
    我身体慢慢升温,半个小时后,我全身热浪滚滚。阿莲用丝绢替我擦这额头的汗。
    感觉怎样,是不是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阿;莲说,我这儿还有些大力神丸,你吃不吃?
    我说,不用吃了。
    阿莲不放心地说,万一你力不从心呢,我看你还是吃几粒比较好。
    阿莲起身去床头柜取出了一个塑料瓶。这些药可是进口货,取自天然,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水里游的,只要是些强悍精干的动物,都给逮了,把割下来,撂进锅里熬,熬了九九八十一天才把这药给炼成了,要不说贵呢,费得工夫一点也不比太上老君少,再说人家还是仙呢,况且那些飞禽走兽哪那么容易捉,即使现在科学技术进步了,好捉了,可你总得有东西捉呀。你也知道,动物界都败落成啥样了,捕鲸船满大洋里转悠,好歹逮了一条,拖到甲板上一看,还不是带把的,更别提北极熊了,那玩意儿单喜欢蹲在冰天雪地里,方圆几百里,还不知有没有一只、、、、、。
注册送金,外汇开户免费赠送100美金,它将为那些不敢尝试外汇交易的客户提供免费的机会体验我们高质量服务,这些资金由公司提供给客户进行免费交易使用,您在开设账户后不存入任何资金就可以开始交易,在60天内交易满10手即可将赠金及盈利出金,了解详情:http://44ea.com/fx1-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智能人 ( 粤ICP备14029171号 )百度 360

GMT+8, 2019-2-23 16: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